逢杏识君

☞cp追凌/桑儀
不逆不拆,不接受其他

桑仪手书筹备中(:3▓▒

我是怎么萌上桑仪的鸭,太可爱了八。
我没有爬墙!!!追凌桑仪都在!

桑仪·与君初相识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😭😭😭

氿言-9NaCl:

·太太的图改过来的一个短小短小的文,谢谢太太给授权写文!!!爱您!!! @逢杏识君 


·文笔不好,见谅。有一点点私设的地方。




与君初相识,花枝轻挑扇轻摇,细语声声入心房。


犹似故人归,夏水微凉笑微凉,耀阳缕缕照心扬。




入夏后,蓝景仪总是吵着让聂怀桑带他去摘莲蓬。


“我们去摘莲蓬吧!含光君说带茎的莲蓬比不带茎的好吃,我想尝尝。”蓝景仪坐在桌旁,扔下手里的书卷向案机边端坐的聂怀桑说。


“你若是想吃带茎的莲蓬,叫他们去买就好了,大热天何必自己去摘呢。”聂怀桑放下手里的事物在蓝景仪脑袋上揉了一下,柔声开口。


蓝景仪噘着嘴,显然是不高兴了,他自己嘟嘟囔囔道“可我想跟你去摘嘛。”


聂怀桑看了看蓝景仪,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“明日带你去摘莲蓬,可好?”


蓝景仪眼睛亮起来,连忙搂住聂怀桑说“好好好,魏前辈说了,云梦的莲蓬好,我们去云梦好吗?”


“好,景仪想要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
这样软糯的人拥在怀里,多硬的心肝也都被融化干净了,他若是喜欢什么,自然要给他。


第二日,聂怀桑推掉所有事物,带着蓝景仪往云梦去。


云梦不愧为云梦,光是景色足叫人沉迷,更何况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,姑娘长得都不错,不过聂怀桑可没那个心看。


聂怀桑前一天遣人租了片荷塘打算让蓝景仪摘个够。


小船上,聂怀桑靠在一边轻轻给蓝景仪摇着扇子,徐徐的风吹的蓝景仪额间的碎发乱飞。


“好凉啊,你来试试!”蓝景仪捧起一舀水,看着它从指缝间流出,手不老实的甩来甩去。


“都甩到我身上了。”聂怀桑合上扇子,拿起一旁的手巾抓起蓝景仪的手擦了擦,作罢还捏了捏他的鼻子,有些嗔怪的道“你到底是来玩水的还是来摘莲蓬了?”


蓝景仪摸摸鼻子,脸有些微红,立马梗着脖子说“我又玩水又摘莲蓬不行吗!”


聂怀桑站起身摇桨,跟他说“好,水玩够了可以摘莲蓬了吧。”


蓝景仪扒在船边,顺便指挥着聂怀桑说“往那边去那边的好看!”


“好的!去摘好看的莲蓬。”聂怀桑说时还憋着笑。


蓝景仪捏住他满意的莲蓬的茎,轻轻折下来,举起来给聂怀桑看“你看,第一个莲蓬是给你的!喜欢吗?”


这人总是会这样戳人心,跟他在一起不得不变得越来越软,越来越温柔。就像春风吹过会觉得幸福一样。


“喜欢。”


蓝景仪听了挺开心的笑笑,立马开启莲蓬收割模式,就那么一直摘到了黄昏。


聂怀桑睡着了,蓝景仪满足的躺在他边上,戳戳他的鼻子,在他怀里放了一枝开的好看的莲花。




聂怀桑睡得熟,做了个美梦。梦回了自己及冠之时。


那年花开花鸟鱼虫的聂怀桑坐在车上对一旁的聂明玦说“大哥,今年是姑苏蓝氏办清谈盛会吧?”


聂明玦闭目回他“是。”顿顿又道“蓝家门生多数优秀,这次去了,多看看人家是怎样的。”


聂怀桑无语,自知好歹以扇掩面不再说话。


聂怀桑对世人传的人间美景颇为在意,入了姑苏境内就撩开帘子东瞅西看。小桥流水,枕河人家,不似仙境胜似仙境。果然每个地方的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

进了云深不知处聂怀桑倒觉得世人肤浅起来,这哪是区区美景可比的,蓝家门生也一个个仪表堂堂,端庄雅正,是个钟灵毓秀的地方。


迎面走来一个笑的似和煦春风般的人,聂怀桑想想道“曦臣哥哥好,我是聂怀桑。”


蓝曦臣冲他笑笑,转头对聂明玦说“大哥,有点事和你说。”


“你先自己待会儿,我一会儿回来寻你。”聂明玦转头跟聂怀桑说罢,跟着蓝曦臣走了。


一旁的蓝氏门生引着聂怀桑到一间屋子内,端了盏茶。


那人走后聂怀桑开始打量这个房间,棕色调却不显屋内阴暗,反而和外边的明亮中和,山水画下的桌上摆着香炉,焚的香也让人安神。


聂怀桑靠在椅子上,手中扇子摇起来,徐徐的风吹起。


前一天偷偷玩蛐蛐到太晚,这会儿闻了安神香竟有些乏,半眯的眼睛渐渐合上。


半睡半醒间,聂怀桑听见孩童的嬉笑。几个穿着蓝氏校服的小孩在外边的草地上和兔子玩,有个孩子看见窗边的聂怀桑,朝他走过来。


“喂,你是谁?喂,喂,别睡了,醒醒……”小孩一声一声叫着聂怀桑。


聂怀桑被叫醒,抻了个懒腰,又摇起那边扇子,嘴角露出个笑,看着那个小孩扒住窗户。


“喂,你是谁啊?为什么你头上的带子和我的不是一个颜色呢?”小孩长得可人,声音也是软糯糯的,小小的手扯住聂怀桑的发带鼓着嘴有点生气的问道。


“我啊,我叫聂怀桑,因为我们清河聂氏惯用墨绿,所以和你的发带不是一个颜色。”聂怀桑笑的开心,狭长的眼角微微眯起。


“啊,这样啊,我叫蓝景仪。”小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说罢从怀里拿出枝带茎的荷花递给聂怀桑说“花送给你了!反正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,拿着花太幼稚了。”


聂怀桑呆呆地接过花,拿到手里才发现这孩子把自己当小孩哄,于是开口道“你为什么要送我花呢?”


蓝景仪从窗户上下来,站在草地上,身后的几个伙伴纷纷催他快点走,他举起小手冲聂怀桑挥挥,说“因为你刚刚看起来有点孤独。”说完转身跑向自己的伙伴。


聂怀桑愣住,手上不停摇着的扇子没了风,膝上放着那枝荷花,他远远望着小孩的背影,忽的低头笑了,自言自语道“看起来有点孤独啊。”




聂怀桑被一阵风吹醒,一睁眼就看见被夕阳染红的天空,他坐起身寻找蓝景仪,怀里的东西掉在腿上,他揉眼拿起看了看,是一枝颜色甚好的荷花。


他起身走到船头坐在蓝景仪边上说“你送我的吗?”


蓝景仪闻声回头看着他,眼底好像有星辰一般,对他甜甜一笑道“是啊。”


“为什么送我花呢?”聂怀桑拉起他的手紧紧握住。


“嗯……”蓝景仪红着耳尖思考了一会回道“因为你现在很幸福,所以要送你一枝花让你更幸福!”


聂怀桑将他的手贴到唇上,轻柔的吻了吻,抬眸说“还记得第一次见我吗?”


“嗯?”蓝景仪不明,微微疑惑道。


“我还记得夫人小时候,第一次见我,趴在窗上一声声软软的喊我。”聂怀桑松开他的手,立马又把蓝景仪抱了个满怀,下巴贴在他的脑顶,轻轻在蓝景仪额头上落下一个吻。




曾经孤独,曾经迷茫,曾经痛苦,只是未曾幸福。总是在自卑与仇恨中兜兜转转,看不见阳光,看不见星月。那天,有个久别重逢的声音牵着我走出最疼的半生。


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It's a panting as a present for. my new friend Suisei!!🙆🙆🙆 @すいせい
This is my first time to draw this couple, I think it isn't terribly perfect because of time💦💦Please don't mind😭😭(Actually I am not finishing my homework now,they must blame me tomorrow.💤 )
This panting is about them at the young age.(i guess magbe you know it)I like this paro💘It's a happiness at the time,they are still teenages.🏃I really wanna the time can stop if it can.😭
The last,i knew that my expression isn't good because of my vocabulary and grammar.I really hope to you can like this panting.💘

中世纪pa。
王凌,异族旅人追,骑士仪。
那个私心追凌。

天气凉注意添衣服呀
隐晦追凌和桑仪
一早上都在打喷嚏,体验感极差😭